大學生聽殺人魔曲昏死

主持人阿丘:
   節目開始, 我們先來聽一首歌,不過我先得告訴您,這首歌非比尋常,惹了大麻煩,什麼麻煩暫且不說,說了也怕嚇著您,咱們不防先來聽聽。

  歌曲《黑色星期天》

  主持人阿丘:

  停!先放這麼一小段,怎麼樣,有沒有特別的感覺?旋律還算優美吧,您可別小瞧這首歌,8月16號的《哈爾濱生活報》有報道說,有一個中學生就是聽了這首歌之後,變得精神恍惚,他班堛漕銗L同學聽了這首歌之後,也不舒服,說就像是有神秘力量在控制他們,感覺自己特別渺小、無助,甚至想自殺。

  無獨有偶,我們中央電視臺的《走進科學》欄目他們做的一期節目,也和這首音樂有關係。說在湖北長江大學,一名大三的學生陳磊,他和同學在網吧堣W網,聽了這首音樂後,這位大學生在網吧當場就暈倒了。

  採 訪:陳磊

  我當時看著看著覺得很好奇,我就想聽一下,到底什麼歌有這麼大的力量呢,我就打開後面的連接就聽了一下,最開始出現的是一段鋼琴曲,只覺得那個旋律非常緩慢,一個女聲開始唱,唱兩句之後,我發現自己好像有點不對頭了。那首歌我聽著聽著越聽越難受,聽著好像胸口很悶很悶,心跳越來越快,我就準備離開,就在我離開的時候暈倒了。

  他的同學的採訪:還以為他要走了 不知道怎麼回事就暈倒了。我們感覺很奇怪 相處三年多了 他平時身體非常好然後我們一看 不行 趕緊打120 然後就把他送到醫院去了。

  主持人阿丘:

  這位暈倒的陳磊同學,經醫院診斷,是因為高度緊張或受到驚嚇所致,沒有大問題,所以很快就出院了,但是出院後的陳磊同學卻仍然陷於恐懼之中, 他說那首歌總是在他耳邊迴響。

  陳磊採訪:就是人實在太難受,覺得這種痛苦好像是從來沒有經歷過的,並且自己難以承受。

  主持人阿丘:

  一個星期後,陳磊終於受不了,找到了學校的心理教授去諮詢。

  丁教授採訪:他見到我的第一句話就是老師救救我們吧,當時我看到他的時候他的臉色蒼白,神情非常焦慮,眼神充滿恐懼。

  主持人阿丘:

  神情焦慮,眼神充滿恐懼,就是因為聽了一首歌。什麼歌有如此的威力,聽了兩句就能致人于暈倒?對,就是它,Gloomy Sunday,翻譯成中文是憂鬱星期天,又叫黑色星期天。這首老歌究竟有什麼高深莫測之處能讓陳磊這樣一名大三學生不堪忍受,這個我先按先不說。我得先跟您說說這首叫《黑色星期天》的歌。一開始我還以為是什麼新近出的有魔幻力量的流行歌曲,所以年輕人紛紛落馬,結果查了查資料,黑色星期天儼然已是一首老歌,且是上了年紀的垂垂老已的歌,早在1933年,也就是71年前, 這歌就開始傳唱了。可自打它誕生那天起,這首歌就開始以“魔鬼的邀請書”之惡名行走江湖。據傳說說有一百多人因為聽了它而自殺。原因大概都差不多,就是悲傷絕望喪失了活下去的興趣和信念。

  傳言還說正因為殺人過百,以至於十幾個歐美國家的電臺不得不聯合起來抵制它,因此這首歌被查禁了13年之久。我查過資料,傳言倒也並非空穴來風,英國BBC電臺曾經謝絕播放此歌,美國的一些廣播網路也隨即效倣過這個舉措。說了半天傳言,還是回到正題上。我找到了《黑色星期天》的歌詞,說的是一個男人失戀的事。我大概給您唸唸啊,您可以自己感覺感覺這裡邊有沒有什麼特別之處。

  主持人阿丘:

  這就是這首歌當年的手稿。說到這裡我也想問問您聽出歌詞有什麼特別了沒有,說實話,我真沒覺得有啥了不起啊,不就是失戀之歌嗎,比這首歌詞寫得更慘的有的是啊,什麼天崩地裂 地球末日。何至於當場暈厥呢?看來不大像是歌詞的問題。我梳理了一下傳言,發現罪魁禍首都指向這首歌的旋律。

  比如說在匈牙利的一個酒吧,當樂隊剛剛演奏完《黑色的星期天》時就聽到一聲歇斯底里的大喊:“我實在受不了啦!”然後一名匈牙利青年一仰脖子喝光了杯中酒,掏出手槍自殺了,這青年聽的只是樂隊的演奏。

  還有負責此案的女警察也自殺了。在留給警察局長的遺言堣k警察這樣說:“不用繼續偵查了,兇手就是樂曲《黑色的星期天》。我在聽這首曲子時,也忍受不了它那悲傷旋律的刺激,只好謝絕人世了。”

  看來都是旋律惹的禍。它怎麼就這麼邪門,我們請教了外國流行音樂方面的專家,著名樂評人郝舫

  樂評人郝舫:這是誇大了,音樂對社會的決定影響,有沒有影響,有的,但是重要到那樣程度我不相信。

  那些自殺的人,與其說是一首歌自殺,還不如說,是自己的一些問題,只不過這首歌某一個點打動了他,導致了他作出這麼一個決定。我很難相信一個人僅僅因為一首歌去自殺,因為現在其實把很多社會問題,或者把心堸暋D的產生歸咎,這是一個傳統,但是這是一個不合理的傳統,你在西方經常可以看到,報紙上看到,誰誰因為聽到一首歌他就殺人,自殺了,最典型就是克倫拜恩槍擊案,還有美國其他一些中學生槍擊,他們會把這些原因歸咎於,他聽到瑪麗蓮·曼森的搖滾樂,或者聽到什麼歌特的搖滾樂所以他要殺人,這是很奇怪的。

  主持人阿丘:

  學者的態度我聽出來了,對歌曲是兇手的說法他大大不以為然。的確啊,傳說中那一百個匈牙利人的死亡是不是就都與此歌有關,其實根本沒有任何證據,匈牙利警方也從來就沒有什麼說法。說到有自殺,我找到一份資料,這是1990年世界衛生組織公佈的世界上30個國家自殺率調查結果,自殺率最高的國家是匈牙利10萬個人中有44.9個,而30個國家的平均值才10萬人當中有14.42個,匈牙利比平均值高出了三倍還多。不過即便這樣,但仍然不能表明這些人的選擇死亡與他們國家的一首歌曲有關,至今也沒有任何調查機構提供出聽過《黑色的星期天》的人中,自殺的人數和沒自殺的人數之間的比例。所以,學者們甚至會有些不屑地評價說,附加在《黑色的星期天》上的種種可怕傳言也就是傳言而已。

  不過要說這首歌也確實是一首憂傷的歌,我聽過,聽著是覺得是有些淒涼的意境。學音樂的朋友說我所以有此感受是因為這首歌採用的調式是小調式。所謂小調式這是一個太專業的問題,學音樂的朋友說其實外行也沒必要非得搞明白,因為好在不懂什麼大調式小調式也照樣可以欣賞音樂。總之調式決定樂曲的情緒。明朗宏偉的音樂一般是大調式,好比說進行曲什麼的。悲傷悽慘憂鬱的音樂則通常是小調式,比如說《黑色的星期天》。說到音樂跟情緒的關係,我打個岔啊,前段時間有個新聞挺有趣兒,說從來沒有過這是全國第一家請當事人聽音樂的法院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據說到朝陽區法院打官司的人一走進立案大廳,就會被優美的薩克斯音樂所吸引。工作人員是這樣解釋的,原先來打官司的人特別煩躁激動,很容易發生衝突,自從請立案當事人聽音樂,秩序就好維持了。我猜法院專門請人研究過該放什麼不該放音樂,這曲目堛眯w就沒有小調式的樂曲。我扯遠了,回到《黑色的星期天》。學音樂的朋友說從調式上看不過如此,像這樣採用小調式錶現悲傷情緒的歌曲多的是。那麼這首歌憑什麼特別能使人中招?我們又請教了中央音樂學院副院長,音樂心理學博士周海宏教授。

  周海宏教授:這是心理學常識現象,有一個麵包,不餓就看不見,餓的時候到處都能看見,需要選擇注意,一個悲傷的人他會選擇音樂中的悲傷的事情,注意到生活當中令他悲傷的現象,需要選擇注意才導致了這個現象。

  其實老拿這個黑色星期天這個話說話,其實黑色星期天不是一個特別典型的東西,不是一個特別典型的東西,是因為標題,蒙上它的故事,一個有某種情緒的人,他就會選擇和他情緒相吻合的這種東西,比如說我舉理髮店小夥子,我每次特別生氣,他每次都把音樂放得很響,我就想讓他小點聲,他就不小點聲,為什麼呢,因為他這個工作他需要適度地興奮,他就要音樂放大點兒,而我是剪頭者,我就想讓音樂小點兒聲讓我安靜地睡覺,你知道嗎,這個就是屬於不同需要的人選擇不同音樂,我不相信有一個人想自殺然後去選擇黑色星期天這首歌,想自殺的人他會找一切可能性。

  主持人阿丘:

  聽周教授的指點讓我想起了一句成語,叫“言者無意聽者有心”。關於我們與音樂的關係咱們的古書《禮記》上的樂篇埵陶o麼一句話,說“樂者,音之所由生也,其本在人心之感於物也”。什麼意思呢,我勉強翻譯啊,就是說音樂是從聲音開始,聲音本無哀樂,其本源在於人對外界的感知。放到這裡,我以為能不能理解成這麼個意思啊,音樂所以能感染人,那是因為咱們本身擁有感情。《黑色的星期天》給人帶去的悲傷並不僅僅來源於這歌本身的情緒,而可能是跟你內心本來就有的悲傷形成了共鳴,共振。回過頭去,我再跟您說說開頭那個一聽這歌就暈厥的陳磊同學啊,後來在《走進科學》的幫助下請了湖北長江大學的丁教授對陳磊進行心理輔導。在深入交流之後心理學家對陳磊少年時期的一個經歷表現出注意,陳磊在上小學的時候曾親眼目睹了他舅舅的彌留和去世,當時大人們的哀痛也一直深深地埋藏在陳磊的內心。據心理學家分析,不排除兒時悲傷往事與這次暈倒的關聯。

  如果說陳磊聽歌暈倒之謎,乃至上百人聽歌自殺的傳言就此找到答案,未免言之過早過於簡單。心理學家還提醒說,在歌曲和聽者自身情緒之外,還有一個角色,也在共振中貢獻著力量。這角色叫傳言,傳言在製造並且強化著心理暗示。陳磊回憶說在暈倒之前他一邊聽歌一邊讀介紹並且觀看網上製作的各種《黑色的星期天》的MTV。其中有些畫面讓他覺得不寒而慄。

  樂評人郝舫:英特網,這個東西,人的最奇怪本能,最奇怪的想法,你在這上面可以找到很多的呼應的人,很多人並沒有因為這個首歌,不願意相信這個故事,而是起鬨,它是一種發泄,其實你談這首歌,很多人談話這首歌其實本身是發泄,有的人拿出來,說你了解嗎,說你知道嗎,你了解嗎,聽說是首歌是殺人的音樂,很我人說,我真的不敢聽,我聽這個要自殺,然後很多人本身聽音樂很少,聽了這個我的心情多少多麼壓抑,多麼的鬱悶。

  周海宏教授:我認為就是這個神秘的故事,這個緋聞,緋聞容易流傳,這是我一貫就是,我今天終於找到一個好的詞, 緋聞,這是個音樂緋聞,緋聞容易流傳。

  旁白:學者的勸導,電臺的禁止,還有政界人士的呼籲,看來全都沒人理。傳言已經沸沸颺颺了大半個世紀了,傳唱的聲音也沒停過。

  (薩拉布萊特曼在演唱會上高歌《黑色星期天》)

  解說:薩拉布萊特曼,被譽為 “音樂劇歌后”、“月光女神”的超級巨星,在2000年也曾翻唱過這首黑色星期天。

  旁白:這位是黑人女歌手比利郝麗黛,爵士界的傳奇人物,她在1941年翻唱了黑色星期天,因為她的翻唱,讓這首歌在全球流行。

  照片

  旁白:這一位有前衛音樂之父之稱,塞吉甘斯布,認識他的法國人比認識總統的還多。他1987年翻唱了法文版的黑色星期天,不同的是,由於在調式和節奏上做了手腳,塞吉甘斯布唱出來的是一個歡快版的黑色星期天。

  樂評人郝舫:腦子很有想法的音樂家,絕不是看重這個歌導致那麼多人自殺一來唱一遍,有很多因素,比如說小時候聽過這個歌,很多沒有旋律性的東西,我想弄一個有旋律性的東西來玩,還有不排諷刺的因素,這個歌不是那麼流行嗎,咱們也來玩一把,他也成了,嘲弄的對象,很多藝術家也是來玩他,很多人你不是很流行嗎,我就跟你瞎唱,他成為一個很奇怪音樂的現象。

  主持人阿丘:

  學者還說我們可以把諸多的翻唱版本看成是對這首歌的解構,我再補一句啊,也不排除有人尚未成名巴望走捷徑快速成名的嫌疑,我覺得《黑色星期天》的走紅不排除還有著這一層的原因。

  學者提醒我們說,千萬別以為這《黑色星期天》埵酗偵繶咱G其神的暗含著的技巧,或者說什麼致人死命的口令,那都是瞎扯。歌的作者匈牙利鋼琴手,就是他,魯蘭斯查理斯,一位普普通通的猶太裔男子,所以能夠出名也就因為這一首歌寫得不錯。據說啊,魯蘭斯查理斯身材矮小,生性詼諧,生活落魄,一直為自己沒有受過良好的音樂教育而感到遺憾,他一生都在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的一家酒店Kispipa堿鬥人用右手彈鋼琴,他不會用左手。而這首歌,是他在1933年在這個酒店媦g成的,那時魯蘭斯查理斯和自己的女朋友剛剛分手。

  一首歌引來如此多的是非曲直,讓人們興致勃勃地議論了71年。 其實聽或不聽都是您的自由,有什麼感受也是您自己的事情。但我還是忍不住要感慨一句,這句話其實是我一位熱愛音樂的朋友說的,雖然有點偏激,但還挺有意味的。他說一個人喜歡美術的話就慘透了,因為一個好的美術作品,你不把它擁有,你內心那種持續的張力就無法釋放,覺得非得佔有它天天看到它才高興。可你要是喜歡音樂你就太幸福了,因為每一曲最喜歡的音樂奏完的時候,你所獲得的是徹底的滿足。 (CCTV)